贵阳中医脑康医院

热门关键字:贵阳中医脑康医院、贵阳精神病医院、失眠、抑郁症、精神分裂

贵阳中医脑康医院 > 自闭症 > 对待自闭症学生,这位老师有诀窍!

对待自闭症学生,这位老师有诀窍!

来源:贵阳中医脑康医院

      9月2日,李静走进一年(2)班。目光拂过40名学生的脸颊,心中已有了“定位”。

  从教24年来,她有过很多次这样的“初见”。但这一次不一样。

  她自称为“留级”老师,刚教完三年级的她,主动请缨到一年级任教。已有家长慕名想让孩子进入她的班级。

  “留级”是因为她想在一年级就发现那些“特殊”孩子的症状。因为这份“特殊”,她流过太多泪,也见过太多家长的泪。
 

  李静的学生,患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小军画的全自动榨汁厂。

  与家长的“拉锯战”

  “我看人还是挺准的,有时只要瞄一眼,我就能发现哪个学生需要老师特别留意。”

  小军就是需要李静特别留意的学生。两年前,在李静老师任教的一年级班中,小军是一个特别爱画画的孩子,“好到几乎可以裱起来挂墙上了,但他还是一页一页不停地画。”

  这是一个有着特别天赋的孩子,但他的天赋又被其他东西影响和掩盖。他喜欢跟同学吵架、打架,玩游戏有一套自己的规则,但从不会事先跟同学沟通,一旦同学没按他想象中的规则来玩,二话不说,直接挥拳头。

  经过观察,李静心里有了六七成把握。她委婉地用“我怀疑……”的方式告诉了小军的父母,并推荐他们带孩子去看医生。

  医生的诊断结果显示,小军是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,智商120多。

  然而,对于家长来说,要接受自己的孩子“有问题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“拉锯战”在李静和小军父母间展开了。

  小军妈妈到学校,第一句话是:“我老公说孩子没事”。

  小军爸爸到学校,亮出观点:“医生说是,但我认为不是。”

  李静开始反复地做小军父母的思想工作,建议他们再找其他医生问诊。李静还谈到了后果的严重性。“如果不重视,后果是什么?孩子会被孤立,别人会觉得他越来越奇怪,笑他。”

  在李静劝说下,他们最终选择正视孩子的病,带孩子治疗。效果很快显现,小军会说“老师好”,课堂上开始举手发言。当他问同学“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玩”时,站在一旁的妈妈哭了。

  三年级的期末考试,小军数学100分,语文94分。
 

  小军画的海底小火车。

 

  小军画的施工现场。

  与儿子的相处

  李静对特殊学生敏感的背后,是因为她也有一个这样的孩子。

  李静的儿子,今年16岁,11岁被诊断为多动症,12岁确诊为阿斯伯格综合征。确诊的那天,她在医生面前哭得稀里哗啦,不是因为孩子的病情,而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焦虑、疑惑、不甘终于有了明确的答案:“不是我不会教,不会当母亲,问题不在我和孩子的身上,我释怀了。”

  12岁之前,儿子让李静操碎了心。

  他曾在办公室里把老师们正在吃的盒饭一下子扫在地上,也爱在走廊里追着同学打,“以至于我在上课的时候都要竖起耳朵听一下,一旦从儿子班级方向发出尖叫,我就又怀疑儿子在闹事了。”

  作为一位老师,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是“问题学生”,李静觉得“没脸都是次要的了,但关键是不知道发生什么,很无助。那段日子我总是哭。”

  磕磕碰碰,软硬兼施,到了五六年级,阿斯伯格综合征附带的心理疾病出现了,就是躁郁症。“他一路发作一路哭,很悲观,不能自已地哭,我看了也心疼。”

  确诊后,李静听从医生的教导,改变与儿子相处的策略。

  儿子行动刻板,夏天穿厚的,冬天穿薄的。一个冬天,李静看他穿着两件薄薄的衣服缩着身子。

  你很冷吧?

  不冷。

  你已经流鼻涕了。

  好的,我去擦掉它。

  你多穿一件吧。

  不要。

  这时候的李静拿出温度计,贴张画着背心和羽绒服的小纸片在旁边,告诉他温度,以及应该穿什么衣服。

 

  李静与儿子签订的手机使用合约。

  与自己的和解

  曾经,李静也曾怨老天不公,整日整夜想不明白,为何偏偏是她的孩子?为何偏偏是阿斯伯格综合征?

  而如今,儿子让李静在自闭症方面成了半个专家。接受了孩子特殊的事实,李静开始乐于与别人交流自闭症的相关知识。

  儿子对妈妈讲这些很敏感,但当李静说我有个学生怎样怎样时,儿子也会笑,附带着说一句:哎,我也是这样的!

  李静慢慢让儿子接受,每个人都不一样,他和别人不同,当然也是一样的。

  唯一让她遗憾的是,儿子被确诊时已过了治疗的最佳时间。现在的她,会用比较迫切的眼光,希望在一年级时就发现那些特殊孩子的症状。一年级是自闭症孩子治疗黄金期的最后一年,及时的发现和训练能让孩子更接近正常人。

  有机构研究报告称,中国自闭症发病率达0.7%,目前约有超1000万自闭症谱系障碍人群,其中12岁以下的儿童约有200多万。

  在庞大的数据面前,每个教师都有可能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遇上自闭症学生。至关重要的是,他们要了解自闭症,同时知道如何引导班上其他孩子与特殊孩子共处。

  李静带过好几个自闭症学生,她的诀窍是,不要让学生绝对“服从”,而是顺应“天性”,并“防患于未然”。

  首先,让家长进入学习的状态,懂得如何与特殊孩子相处。其次在班级里培养一种友好包容的氛围,不给特殊孩子施加压力。

   李静感到,自己可以再多做一些。近几年来,李静又接手了几位特殊学生,她发现这个领域很大,她可以帮助更多人。

  李静主动请缨去教一年级。“家长们总是很孤独,替孩子挨骂也不知道为什么,确诊了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办,该找谁。”

  李静建了一个群,希望引导这些家长,一起去学习如何教育这些特殊的孩子。“有了一个团体之后,内心会强大很多。”

  李静的手边,总放着几本书,《如何引导暴躁的孩子》、《阿斯伯格综合征完全指南》等等,书上满是眉批侧批,各种特殊符号提醒着重要字句和段落。书中还写满了她的思考。
 

  李静在《阿斯伯格综合征完全指南》一书上做了不少笔记。

  “我有空就翻这些书,每次看都有新的感受和发现。”李静称,自己也自费参加了一些有关自闭症儿童的教育讲座,并加入一些相关微信群学习交流。

  如果说,以前是被动、不知不觉中接受特殊儿童,现在的她更加主动,更加淡定,会有计划有组织地去帮那些特殊孩子,“他一来到,我就能看出来,多留意他。”

  “给孩子最好的一面,他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回馈。”李静坚信。

上一篇:儿童自闭症不及时干预危害多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门诊时间:

    8:00-17:30

  • 24小时健康热线:

    0851-85111179

医院地图

医院地址:贵阳市贵黄路与花溪大道交汇处(艺校立交桥对面 野猫井车站旁)
联系电话:0851-85111179

贵阳中医脑康医院

贵阳中医脑康医院?

贵阳中医脑康医院

贵阳治疗抑郁症

贵阳中医脑康医院

贵阳治疗失眠症

贵阳精神病医院

贵阳治疗焦虑症

贵阳精神病医院

贵阳治疗神经衰弱

贵阳精神病医院

贵阳治疗头痛

贵阳中医脑康专科医院

贵阳精神科医院

贵阳中医脑康医院联系方式

医院地址:贵阳市贵黄路与花溪大道交汇处(艺校立交桥对面 野猫井车站旁)
联系电话:0851-85111179
友情链接: 贵阳戒酒医院 贵阳儿科医院 贵阳脑康医院癫痫科
网站地图| sitemap|

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1330号

黔ICP备15016789号